關於部落格
  • 10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弘化懷幼院

 

中央廣播電台~請留下我的「家」-
林伯伯與他84個快樂孩子

【2009/03/30 中央廣播電台╱記者詹婉如】

  父母因為金錢或感情因素,帶著孩子自殺,這樣的新聞令人唏噓,弘化懷幼院創辦人林玄啟說,「父母要死自己死,孩子留給我」,這句話的背後是希望無助的父母帶子女走上絕路前,能想到台灣還有個民間機構能無條件地付出與支持,但這個專收不符政府補助、弱勢中弱勢孩子的社福團體,正面臨著被政府勒令停辦的命運。一家被政府評鑑為丙等、還曾被勒令停辦的私立兒童育幼院,究竟多「差」?親自走一趟,明查暗訪!弘化懷幼院創辦人林玄啟領著我參觀他24年來「上班」的地方,建坪1千玶的機構,明亮、寬敞是給我的第一印象,電腦室、圖書室一應俱全,但環境的呈現不一定全面,再看看孩子們的實際表現。

   ◎我們丙級的「家」

  『(原音)有人要來我們家…』到弘化懷幼院的這天,巧遇國小二年級剛放學的小雯,她熱心地帶著我參觀她的「家」,50坪的空間,住著10個姐妹,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書桌、書架,環境一塵不染,還不時傳出笑鬧聲、歌聲和琴聲。

  阿貴,國小一年級,愛彈琴、愛唱歌。

  阿貴從小就被送來懷幼院,保育員阿姨24小時與他住在一起,有被虐待、被忽視的情況嗎?沒發現!

  ◎林伯伯:父母要死自己去死 把孩子留給我

  這個大「家」庭,有84個兄弟姐妹,從正在學步到正值青春期的都有,他們共同的「爸爸」是現年72歲的林玄啟,大家都稱他「林伯伯」,林伯伯頭髮帶點花白,臉上有著歲月痕跡,但還是有如年輕人般,有著談不完的規劃、藍圖。

  24年前,他創辦這家懷幼院,專收沒有人照顧的孩子。林伯伯說:『(原音)還是這樣啊…要死自己死,孩子給我(記者:還是這麼堅定?)當然堅定,他們都敢死了,我還不敢收啊!哈…』

  「父母要死自己去死,把孩子留給我!」多麼震撼的一句話,多年來,這句話常掛在林伯伯嘴邊,但他真心期望,人生道路走不下去的父母,能想到還有個懷幼院,可以無條件接納他們的孩子,然後父母再去外面安心打拚;只要肯努力,終有解開生命之結的一刻,但如果尋死,就什麼希望都沒有了……

  ◎父母吸毒、坐牢留下孩子像人球

  孩子們在這兒有吃有住,更學著相互照顧,大小孩牽著小小孩,嘻鬧、玩耍,他們住在懷幼院與一般孩子一樣,上學讀書也調皮搗蛋,剛來的孩子總會有一段調適期,弘化懷幼院執行秘書吳瑞瑢想到就鼻酸,她說:『(原音)剛進來的小孩子到黃昏的時候,都會坐在這裡哭,「我要回家」…你會跟著心疼。現在講起來,我眼框都會紅。後來想想這可能是他最有保障的地方,回去可能有一餐沒一餐,可能被打,什麼情況都有。』

  每個孩子都有著自己的故事,原生父母吸毒、酗酒、賭博,甚至坐牢,留下的孩子,他們的親戚避之唯恐不及,弱小的他們既無辜又茫然。

  猴子,就讀高中一年級,去年底來到弘化懷幼院,這個星期三的下午,低年級孩子放學,她在「家」督促其他妹妹們寫功課,問她今天怎麼沒上學?她淡淡地說,我休學……猴子說:『(原音)我休學中。』

  一頭短髮,外表清秀的她,因為經濟因素,已經輟學兩次,猴子的爸爸欠下一屁股賭債後,到處借錢,媽媽靠著在菜市場擺攤,賺取微薄的收入養育3個孩子,懷幼院是她找尋再復學的機會,看到母親的辛苦,猴子自己跟母親說,要到弘化懷幼院減輕家裡負擔,猴子說:『(原音)聽以前的鄰居介紹這邊,我就跟媽媽說,在這邊可能會供我讀書,媽媽說看我自己(可是離媽媽很遠)嗯…可是可以幫點忙。』如此善解人意的孩子,談到爸爸,只有冷漠,猴子說:『離開爸爸最好,我覺得沒爸爸比較好,知道爸爸是那種人很丟臉。』

  ◎因窮困忍痛骨肉分離

  恩恩,1歲多,他兩個月大時,就被未婚生子、無力扶養的母親送到院裡,由保育員阿姨帶大,「家」應該是人生溫暖又安全的避風港,但對於院裡的孩子而言,只出現在童話故事裡。

  懷幼院裡收容的並非孤兒,而是父母坐牢,無人教養,或是父母離異不知去向,當然也有父母是在經濟條件不許可下,萬般不捨地把親生骨肉送來,社工員家華說:『(原音)他是非常想帶他的孩子回去,就連過年回家那5天,他都會延遲把孩子帶回來,希望可以跟孩子多一點時間相處,他也常常給孩子承諾,可是他沒法做到,因為沒有穩定的工作,可是非常想念孩子。』

  ◎林伯伯:專收政府看不到的角落孩子

  林伯伯還有個堅持,他收政府依法不能補助,實際上又沒人照顧的孩子,免費教養他們到成年,弘化懷幼院成立24年來,他堅持不主動對外募款,而是要以工作表現,獲得外界肯定,主動相助。他希望集合民間力量補政府不足,林伯伯說,這些政府看不到,弱勢中的弱勢,如果沒人及時相助,遲早會淪落街頭,靠偷竊、賣毒維生,他說:『(原音)政府能補助的,我通通不收!我就專收它(政府)不能補助的,送給我、我就收,有錢的不要,專收沒錢的,我現在不算多,算80個就好,1個月政府要給我補助 120萬,最少,但我就是不要,我就是想做一些沒人要的…』

   ◎展現台灣民間愛心 上百志工只為孩子

  社會集體愛心,讓弘化懷幼院處處感受到暖暖的愛。採訪過程中,一直有善心人士到院裡,有的捐款,有的捐衣服,院裡志工忙得不可開交,捐助者中,有位廣東嫁來台灣 11年的趙小姐,帶著二手衣來院裡,她說只是希望盡份心力。她說:『(原音)到處都會有可憐的人,就是想自己還有工作,多多少少盡量。』

  這天,院裡保育員才叔透過擴音器廣播,要各「家」代表到辦公室領電腦,這批30多台二手電腦,也是善心廠商捐的,還有鐵工廠陳師傅分文不取的也來幫忙,為院裡的鐵門維修,他們犠牲休假,把志工當成人生的一部份,這都是台灣民間充沛的活力,懷幼院100百多位志工裡,有舞蹈老師、鋼琴老師,還有大學生定期來為孩童課業輔導,週末假日,院裡每個孩子都有志工陪伴。

  ◎以大自然為師 足跡踏遍台灣

  走進懷幼院辦公室,抬頭一看,牆上都是孩子們這些年來攀登台灣大小山岳的照片,連台灣最高峰「玉山「也有院童的足跡,但院裡有專業登山裝備嗎?林伯伯說,不必,孩子們只要有雨衣睡袋,吃泡麵,頭燈兩人共用一個就可以,雖然資源不足,但林伯伯堅持,大自然是最佳導師,人要活在天地間,不要窩在小房間。

  因為有社會的關愛,懷幼院裡的孩子並不孤單,除了每年暑假的遠征,週末也有不同的團體帶孩子出去玩,黃明華院長說:『(原音)像善心人士有辦活動,就會帶我們小朋友,像我們上次才去玉玲瓏,不錯玩的喔…哈…』

   ◎專家評鑑丙等 社會評鑑卻特優

  今年8月,內政部將要進行3年一度的評鑑,弘化懷幼院在每次政府評鑑中都是丙等,但看到外界捐款、捐物不斷,林伯伯欣慰地說,弘化在善心人士的心中絕對是特優的,因為他從不向外募款,捐款卻源源不絕而來!這就是大家對他的肯定,他說:『根據他的評鑑制度去辦一個育幼院那活不活,能像我這樣不跟人家要錢可以活嗎?不跟人家要錢,不去募款,能活才是生命力,才是台灣的活力,什麼都跟政府要錢,要錢這算什麼活力啊!』

  政府評鑑結果與大眾的評定有如此大的差距,林伯伯認為,政府的評鑑制度應該有再討論空間,像政府只用一種評鑑制度衡量所有育幼機構,不管公私立不同、城鄉差距、收容人數多寡,一體適用,這是否適當、合理?還有,公立機構由政府編預算,與私立經營不能比,城市資源豐富,鄉下短缺,人數200人的與收10個人的,怎麼能用同一制度去評斷呢?

   ◎收一個孩子 救一個家庭

  『(原音)可是這群小孩子,你沒有去收怎麼辦?像那個未婚生子的,家裡都沒有辦法照顧他,你要讓這個小孩子在外面一定壞掉的,那你說超出怎麼辦?小孩子怎麼辦?那當然我們優先考慮,把子孩子安置再說!救一個小孩等於救一個家庭。』看著院裡的孩子開心玩耍,黃院長更堅定心中的信念。

  林伯伯帶著我走向正在興建中的第9家和第10家,開心地說,完工後,將可以讓更多的孩子有個安全棲身之所。

  『(原音)哈…今天如果不是他們,我變獨居老人,我在養老院等死,我天天活在朝陽裡,我天天活在春天裡,但我在這裡有80幾個孩子陪我,樂在其中。』

  林伯伯心中有著滿滿的感激,雖佈滿荊棘,他還是會持續下去,但政府評鑑仍在,如果懷幼院被勒令停辦,這些孩子怎麼辦?在台灣遭逢同樣問題的機構不少,他們正面臨什麼困境?下集我們將持續關心。

自以前在團契時還有去一些弱勢機構探訪
長大了似乎能做這樣的事愈來愈少了..
有時在想,到現在為止
一直都在獨善其身地活著

對於人性的貪婪與錯誤,我根本一毛也不想去做那個資助的人
但是卻寧願去資助外面不認識的人
是我無情還是大愛..我不知道..
也許理性永遠超過一切..

無意中找尋到這個機構
對於院長無私的奉獻,感到相當的感動..
有時我們的善行是為了回向自己
不是那樣的絕對與動機單純
看到院長說,那些父母要自殺去自殺,孩子留給我
那樣的責任感,那樣的理所當然
我希望有機會我也能像他一樣不僅在金錢上有能力事奉
更要在行動上能真的力行...
希望不久的未來..它不再是個口號囉~
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honghuaorphanage/article?mid=6730&prev=-1&next=1825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